LYRA《不可思議》-挑戰Djent曲風的台式Pop

StreetVoice
Yahoo奇摩娛樂訊息

Djent這個曲風雖然在國際上十分流行,但一直沒有任何一個華語樂團有嘗試過,更不用說還融合了 「前衛」及標準台式Pop在裡頭。我們很希望這樣的華語音樂可以獲得國際的關注,讓大家感受到濃濃的台式Pop風情之下,還可以享受到現在最潮的曲風。 關於 LYRA ×《不可思議 Illimitation》

【訪問題目】
Q:請用三個形容詞,描述這張專輯的風格。
1. 很像蕭敬騰,真的有很多歌換成老蕭來唱應該也不意外。(笑)
2. 很前衛,不管是對金屬圈也好、主流圈也好,我們利用很多國際上新潮的元素,做到現在華人音樂圈沒人做到的曲風。
3. 很複雜,這張數學的成分高於LYRA以往的歌、也遠高於台灣樂團現有的歌曲,拍子真的非常非常複雜。
Q:錄製這張專輯,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其實這張專輯早在5月就應該要完成,只是期間遇到318學運,幾乎整團動員在參與,結果導致專輯進度大Delay。還有當初拍MV時,因為在海邊拍攝的關係,所有器材帶回台北後全部都被海風腐蝕殆盡,我們又花了好幾個禮拜才把各種器材的狀況恢復到最佳狀況。簡而言之,我們有說不完的深刻藉口來掩飾不斷Delay的錯誤。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自從專輯所有歌的Demo完成後,我們一致認為這張專輯非常的「不可思議」,因此馬上把專輯名稱訂為現在的「不可思議」。
而整個專輯的Artwork便是以「不可思議」為延伸,在一個真實的海邊場景,卻看到了超現實的光影,以及如同天使一般的人物。這正是我們專輯想要表達的:在一個看似平凡的曲風之下,卻給各位超乎你所想像的感受與層次。
Q: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LYRA一致認為〈以愛之名〉的最後一句「從今以後,有你有我」。這首歌一直都是對於我們、對於LYRA歌迷非常重要的一首歌,除了是我們2013年LYRA首次亮相的歌曲以外,也是我們第一首完成完整版的歌曲,也是我們獻給香港「遮打革命」的歌曲。
Adam 表示,每次聽到這首歌的最後這句,心中都是充滿著力量,也是我們希望歌迷可以感受到,在人生的路上,不只有你在奮鬥,更有我們陪著你,與你同在。
Q:挑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呂罰表示,我要把〈夢幻花〉獻給我的女朋友,這首歌的歌詞也是為了她而寫,因為「擁有真正的愛,才能真正的感受到自由」。
Adam表示,我要把〈Stephan〉送給所有的年輕人,因為這是一首勇敢的歌,也獻給所有為人生而努力、而勇敢的人。
Q:發行這張專輯希望樂團能做到什麼突破?
Djent這個曲風雖然在國際上十分流行,但一直沒有任何一個華語樂團有嘗試過,更不用說還融合了前衛及標準台式Pop在裡頭。我們很希望這樣的華語音樂可以獲得國際的關注,讓大家感受到濃濃的台式Pop風情之下,還可以享受到現在最潮的曲風。
Q:身為花了40萬拍一支MV的話題性樂團,你們覺得MV之於樂團來說是什麼?
MV絕對是最佳的行銷素材,兼具音樂性、視覺性與樂團形象意念傳達。MV做得好,不只是增加歌迷,更可以鞏固觀賞者對於樂團本身的觀感。
Q:〈夢幻花〉MV 兩個禮拜突破6萬觀賞人次,你們覺得是什麼造就這樣的高人氣?
除了女主角本身擁有很高的話題性之外,〈夢幻花〉本身的傳唱性也很高,根據不可靠的實驗證明:「只要聽第2次夢幻花,就有辦法唱出副歌!」我們相信這絕對是關鍵之一。
而且在台灣獨立樂團不斷講求Cost Down的狀況之下,肯砸錢用電影攝影機、搖臂、線上卡司等給予觀眾不同檔次的視覺體驗,也是我們相信對於台灣獨立音樂歌迷來說,非常稀奇的事情。
Q:Djent目前在台灣是比較少見的樂風,能不能介紹一下?
Djent這個字發音如同 Jent,D這個字是不發音的(千萬不要念成 D-jent)。Djent最早期只是一種吉他的彈奏手法,有別於以往以「Power Chord」作為背景和弦的主體,改成以「低音節奏只用一根弦」去表達,而Djent這個字的字面意義就是一種狀聲詞,便是在形容只彈一根弦時的「Djent sound」,用注音符號來形容就是ㄓㄨㄚˋ、ㄓㄨㄚˋ、ㄓㄨㄚˋ或ㄉㄨㄚˊ、ㄉㄨㄚˊ、ㄉㄨㄚˊ的聲音。
但後來透過Periphery、Animal As Leaders、Tesseract等知名Djent團推廣之下,Djent已經是一個不只是形容彈奏手法的詞,它更囊括了一種特殊的次文化,大體上而言通常參雜了Math、Progressive、Fusion的特色在裡頭。當你擁有因這種手法而衍生出來的次文化時,我們才會稱之為Djent曲風。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11/20與P!SCO、Space Cake及粉紅噪音,在華山Legacy。11/29與恕、血肉果汁機、粉紅噪音,在THE WALL 駁二。到明年2月以前,只有這兩場表演,請各位一定要來看!
另外,11/20在Legacy的表演有別於所有台灣金屬團,我們不只請來專屬的PA,更擁有我們的VJ團隊,讓各位不只是看表演、聽音樂,更可以有視覺上融合的享受。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絕對是漩渦鳴人獨門祕技-螺旋丸!小小一顆,威力無窮,還可以配上不同的屬性,變成不同威力的螺旋丸!
Q:你最希望這張專輯被誰聽到?
當然是我們團共同的偶像:Dream Theater囉。 <3
Q:如果可以你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雖然跟我們原本想的不太一樣,但我們很希望可以跟蕭敬騰一起演出,來個真老蕭配上小老蕭的深情二重唱。
Q:你最想要在哪個國家演出?
Adam:Prog Nation!所有的Progressive與Djent團的光榮戰場! 呂罰:小巨蛋,很潮。
Q:你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是哪部電影?
感覺〈夢幻花〉很適合作為某個很勵志的台灣國片,只是不知道有什麼片是如此。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我們都很想聽聽蕭敬騰唱〈夢幻花〉或者〈妳是一切〉。
Q:如果可以選擇再加入一個樂團,你想成為哪個樂團的團員?
只有Adam說:我想要幫娃娃彈吉他。<3
Q:如果可以選擇別團的樂手加入,你們希望誰成為團員之一?
俊翰:Justin Bieber(亂入) Adam:我最希望粉紅噪音的大大可以加入我們!或者漂亮的妹子也不錯。

LYRA《不可思議》-挑戰Djent曲風的台式Pop
LYRA《不可思議》-挑戰Djent曲風的台式Pop
LYRA《不可思議》-挑戰Djent曲風的台式Pop
LYRA《不可思議》-挑戰Djent曲風的台式Pop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