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王子王燦的童年路 經歴苦澀又深刻

topic

「深情王子」王燦在戲劇中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總是飾演反派或是負心漢居多,但私底下的他是一個溫文有禮且謙虛的藝人,他對於演戲的喜愛也是從小就開始,而有這樣爐火存菁的演技,都是他經歴了別人所未經歴的事。

這要從他的小時候說起,王燦小時候和哥哥是給阿公阿嬤帶大,因為他的爸爸是軍人,長時間在金門,沒辦法照顧他們兄弟,所以將他們託給住在屏東潮州的阿公阿嬤帶,雖然他的阿公是日本巡佐,但光復後,日本撤退,也沒有退休金,每個月就靠爸爸寄過來的一點薪水生活,連零食、玩具都買不起,所以他從小時候就沒有玩具可以玩,在一次廟會,看到外地來的野台戲,在台下的他就看著台上的他們在演戲,覺得演戲真的很有趣,也不用花到甚麼錢,這才開啟了他對於戲劇的興趣。

王燦童年曾被同學笑乞丐

小時候生活環境始終不充裕的王燦,對人生很早就有體悟,直言「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萬萬不能」,他想起小學三年級的一次遠足,他沒有水壺也沒有零食,就這樣去爬山,老師問他怎不帶水壺跟零食,他都跟老師說自己不會渴也不會餓,但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他真的受不了,又餓又渴,看到同學都在吃橘子,就厚著臉皮跑去跟同學要一片橘子,沒想到卻被拒絕,還被同學罵說乞丐要他快走開,這讓他的小小心靈受到許多傷害。

還不只這樣,小學下課時大家都會一起跑去玩球,那時很流行踢足球,所以下課大家都會跑去踢足球,他也都跟同學一起踢,但因為他沒錢買鞋子,腳上穿的鞋已是穿了三年多的鞋子,鞋底也都沒有黏性,所以一踢球,鞋底就會飛出去,結果當時同學不但譏笑他,以後踢球也都不找他了,他直言小時候的自己真的很自卑,都不敢交朋友,每次認識人,也都很客氣,因為他心中一直有個陰影在,很怕別人又會一直笑他。

父親對王燦的父愛

王燦從小是在阿公阿媽家長大,父親又常駐金門,跟父親的感情比較淺薄,小時候過得很苦、很不愉快,常覺得為什麼這麼衰,別人家的孩子都有玩具玩,有新東西可以用,爸爸還會帶他們出去玩,自己都沒有,也開始討厭爸爸。「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有時爸爸回來看我們,甚至還會咬他出氣」

因為爸爸是標準軍人個性,年紀也差很多,跟小孩們有代溝,管教他跟哥哥非常嚴厲,每天晚上還要和爸爸開會,報告今日做錯了甚麼事,還要站著被他罵,後來哥哥負氣乾脆離家到外地去工作,剩自己一個人在家裡,這讓他的壓力很大,時常要當父母中間的夾心餅乾,還有一次父母大吵後,他就真的留了一封信給父親就離家出走了,兩天後,正在學校上課時,就聽到廣播喊著我的名字,一到川堂,發現爸爸一個人提著橘子站在川堂,一點都沒有軍人那種雄赳赳氣昂昂的身姿,反而像是一個孤單的老人,駝著背很孤單的樣子。王燦說他永遠忘不了父親邊流淚,邊問自己好不好,如果有需要就回家的表情,在那一剎那,才知道原來爸爸是愛自己的,只是不知道如何表現。

王燦的父親退伍後跟他們一起住,他非常節省,每次要出門都是搭公車,回來都會跟我還有我哥抱怨說天氣很熱,快中暑了,後來他住院動手術,我整理他的房間時,才發現他有寫日記,打開來看一下,他在裡面寫說「今天天氣很熱,搭公車還是一樣很不舒服,但是想到我省下來的錢可以讓兄弟倆過更好的生活,這都值得」,這才知道父親這麼節省,都是為了我們,當下看到那日記的時候,難過的哭到都站不住,因為自己竟然這麼不懂事,不懂爸爸的心意。

但他也感嘆,退伍後的父親身體一直不好,十年前父親開過心導管手術,現在又得了失智症,他跟哥哥現在都在照顧父親,但每一次爸爸清醒過來,看到自己,都會問說靈骨塔準備好了沒?每次聽到這句話都很難過,因為沒有讓父親享受到現在的好日子。

王燦和哥哥從小就一起長大,爸媽又不在身邊,所以他和哥哥最親,也是因為有他,小時候沒朋友才不會太難過,因為他知道回到家,會有一個人跟我玩,不會討厭他。哥哥在他的人生路上也幫忙自己很多,他開始演戲以後,常常要跟製作人見面談事情,哥哥都會陪他去,到了樓下,哥哥都怕自己穿的太邋遢會丟臉,不願意陪他上去見製作人,一個人在樓下等,後來有戲約之後,因為常常要往金山、三芝一帶拍戲,每天還要騎車過去,哥哥看了不忍心,甚至把自己剛買的休旅車送給自己開,在王燦的人生中,哥哥就像爸爸一樣照顧自己,所以在他心中,他就是我的爸爸。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