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專欄:民兵的恐攻才厲害

南方朔
風傳媒

穆斯林的恐攻,它的殺傷力遠遠不及美國本土的民兵組織。美國的民兵組織大大小小至少有幾千個,他們時常在練習射擊和交換經驗,他們不犯罪則已,若一旦犯案,必是超級大案。

自從九一一事件後,恐怖主義這個名詞就被限定為穆斯林對西方國家展開不對稱戰爭的攻擊行動。由於近代的西方國家自恃軍力強,對中東、南亞、北非及中亞的伊斯蘭國家為所欲為,所以這些國家的穆斯林遂發明出不對稱的戰法,對西方國家展開不限對象的反擊策略。這種策略被西方醜化為恐怖主義。

但把恐怖主義限定為穆斯林,是完全不正確的說法。

西方國家反體制恐怖主義

就以二戰之後的情勢而論,一九六○年代後,西方國家一度恐怖主義大盛,例如美國就有「氣象人黨」(Weatherman)、日本有「赤軍」(United Red Army)、英國也有「憤怒旅」(The Angry Brigade)、歐洲有「巴德邁霍夫幫」(Baader-Meinhof Gang)、愛爾蘭則有「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 IRA),這些組織都反對主流勢力,並以到處展開炸彈攻擊為手段,受傷及炸死的都是不相干的平民。最厲害的是愛爾蘭共和軍,他們居然架起大炮,對英國唐寧街首相官邸進行轟擊,這是西方國家反體制恐怖主義最盛的時刻。

在人們談穆斯林恐怖主義以及西方自生的反體制恐怖主義時,我們一定忘了美國自生的「民兵恐怖主義」(Militiaman Terrorism)。

美國自立國起,在概念上就主張國民有擁槍的抵抗權及自衛權。正因為擁槍乃是民權之一,所以近年來美國雖然主張槍枝管制的聲音不斷,但始終形成不了氣候。以前有過統計,美國每個家庭平均有兩把槍,客廳有一把,臥室也有一把。美國的治安並不好,特別是在郊區,沒有槍就過得不安心。年輕人想要混江湖,沒有槍也不可能,槍已成了美國人的必需品。

正因為槍已成了必需品,所以美國的擁槍及愛槍人遂發展出一種特別族群,就是所謂的「民兵團體」。這些擁槍人士三三兩兩互相認識集會,他們練習打靶、模擬戰爭射擊,這種人玩槍玩久了,對槍的知識極為豐富,也非常熟悉槍枝的戰法,甚至他們也會改造槍枝,加裝瞄準器,他們已成了民間的戰士。例如以前就有不信任政府的人,拒絕繳稅,也不送子女上學,當警察上門,他們就提槍和警察對打。

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驚魂未定的生還者。(美聯社
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驚魂未定的生還者。(美聯社

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驚魂未定的生還者。(資料照,美聯社)

九一一事件前,美國發生的最大恐怖襲擊事件,是一九九五年的奧克拉荷馬聯邦大樓被炸案,兇手是個退伍的戰爭英雄。他退伍後加入當地的民兵團體,由於對政府不滿,就以肥料製造高爆炸力的炸彈,偌大一棟建築物幾乎被炸成兩半,死亡數百人。那是美國非戰時發生的最大案件,也是民兵式恐怖主義案件。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與穆斯林無關

擁槍的自由權,使美國產生了民兵傳說,那才是最厲害的恐怖攻擊。

十月一日晚間,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發生了兇手斯蒂芬.帕多克(Stephen Paddock)在高樓向下方露天音樂會的群眾射擊,造成五十九人死、五二七人受傷的大案。事情發生後,伊斯蘭國為了搶功及宣傳,宣稱是他們幹的。但這種說法完全不可信,已遭到聯邦調查局(FBI)的否定。

後來美國媒體又在他的父親班傑明.帕多克(Benjamin Hoskins Paddock)身上做文章,宣稱班傑明曾是銀行搶犯,被FBI通緝,影射帕多克的家世不良。這種說法也不可信,根據媒體報導,帕多克以前是地產商和會計師,家境富裕,身家超過二百萬美元。他的弟弟也說,他從不關心宗教、政治,只是個喜歡搭郵輪到處去賭的有錢人。由這些報導,至少已可看出這起槍擊事件和伊斯蘭與他的父親曾經犯罪並無關係。而由他的槍擊行為,至少可以肯定他是個民兵型的人物,因為我們不知道的原因,才犯下這起大案。

警方在帕多克住的飯店發現二十三把槍枝,在他住家又發現十九把各型槍枝,他的車上也找到可以製作炸彈的硝酸銨,這都顯示他是個槍枝、炸彈的行家,這種本領只有民兵型人物才會具有。

帕多克是個六十四歲的中老年人,他懂得住進飯店三十二樓,居高臨下,發揮射擊的最大效果,又會用三角架穩定槍枝,也會準備許多預備槍枝,以防止槍枝過熱時替換,這些行為已顯示他是個射擊高手,沒有參加過民兵訓練的人,不可能到達如此程度。

美國的民兵組織至少有幾千個

在奧克拉荷馬炸彈案發生之後,美國媒體曾討論過民兵團體的危險性,但近年來美國官方及媒體只關心穆斯林的恐怖攻擊,對民兵團體已開始疏忽。事實上,穆斯林的恐攻,它的殺傷力遠遠不及美國本土的民兵組織。美國的民兵組織大大小小至少有幾千個,他們時常在練習射擊和交換經驗,他們不犯罪則已,若一旦犯案,必是超級大案。

美國這個國家有幾千個民兵組織,有幾萬個射擊高手在蠢蠢欲動,如果一旦穆斯林恐攻與民兵恐攻合流,美國的事情必然更多,美國已成了恐怖國家。

因此我們在談恐攻時,不能只聚焦在穆斯林的恐攻上,更厲害的乃是民兵的恐攻!

*作者為社會觀察家,本文原刊新新聞1597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相關報導
余杰專欄:中國有資格爲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幸災樂禍嗎?
閻紀宇專欄:全球最具規模的合法殺戮平民組織──美國共和黨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