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放假出國玩」曾幾何時,台灣人有越多天連假去海外,代表人生越幸褔?

政事觀察站

作者 ● 周偉航/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繼「姑婆勇」之後,最近又得到了「積假勇」(或「Jaguar勇」)這新別號,因為他主張依行政院提案修正之後的一例一休版本,年輕人才有辦法積假出國去玩。

這種脫離現實的發言被吐槽到爆,到最後連他自己也不敢再提。許多國內勞工是有假放不到,本來就積了一堆假,而不是要積沒得積;若在沒假的狀況下真硬要湊連休,也可以請事假來。因此以積假來當做修法本意,實在很難避免何不食肉糜的批評。但為什麼人當上大官,總會「火速」與普通百姓脫節呢?這或許才是真正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對台灣人來說,放假當然不只是要玩,但「放長假出國去玩」似乎是國內某些階級的特定價值指標。從李來希非常在意他月退被砍後只能參加爛旅行團,一路到「積假論」,「放連假去歐美」顯然是某種價值標準,百姓能有越多天的海外連假,就代表其生命越幸福。

但其實百姓所要的,不是去歐洲或美國,只不過是想「活得更像人一點」罷了。這些大官的問題,正是在於沒意識到許多百姓活得不像人。這些百姓領相對較低的薪水,窩存在城市邊緣的窄小樓宇內,當然,他們也想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質:但並非積長假去歐美,而是希望能在下一餐吃點自己想吃的東西。

但高官的身邊有個同溫層,會隔絕這類卑微的聲音。這同溫層由各類成功人士組成:高學歷的幕僚,考試脫穎而出的文官,割喉選舉勝出的民代,還有商界領袖、學術精英、宗教大德、社會賢達。難得因為公益活動碰到一些弱勢民眾,也不過是一面之緣,頒個獎就說掰掰,不可能天天和這些人接觸。

這些高官在「物理上」遠離了真正需要政策支持的基層百姓,「心理上」的距離也就越來越遠。這讓他們講出來的話慢慢失去說服力,就算他們有心為百姓做一些事,他們所設想的百姓,也和真實百姓的面貌有極大差異。

過往我在圈內搞選舉的時候,總會提醒政客們在非選舉期也要常回去選區,到最基層的街頭巷尾跑一跑,找路邊的人問問聊聊。若是真的有跑,就不會忘了「老本」。

但若想偷工,只去跑重要的樁腳,那不久之後也會失去鄉土的嗅覺。因為那些樁腳,也是地方上的人生勝利組,不是真正的百姓。

若專看台北政治圈,這種脫節問題就更加嚴重。不只高官和百姓脫節,更是一整票人都和百姓脫節,甚至連媒體記者也因為成天和高官顯貴泡在一起,所以「脫窗」、「脫框」、「脫線」得特別嚴重。

明明自己就是低薪的勞動者,提問卻都是與高官做球呼應的幹話,整個腦子運轉的模式,也是黨國權貴的邏輯。這怎麼看,都像是倫理學家所說的「道德精神分裂症」,認知和事實產生分離。

當一圈子人都有病,總是要碰上了翻天大敗,才會冷靜下來,才會發現之前過太爽。近日就有國民黨人告訴我,他也是看到「積假論」,才真正懂了他們之前「完全執政」搞到「完全翻桌」是怎麼一回事。

一例一休的修法原因,大家都很清楚是資本家要求,那就把這理由講明,讓全國上下一起面對現實,好好來算一下。結果現在硬是裝成為勞動大眾著想,好像這修法與資本家沒啥關係,甚至資本家還不願意修,都是勞工苦苦哀求說要加班呢!

去年修法後,一例一修根本也沒有好好運作過,更缺乏有效監督,所謂「想加班卻不能加」的,多數根本是沒搞懂制度。而政府解決之道,居然是再次修法,修法後又新多出一串輔導期,大家又要再花時間弄懂一次。這是問題的真正解決方案嗎?

許多人說「政治很難,百姓看不懂」,也有人直言搞政治是「用錢買就有」,但我個人的淺見是,政治在多數狀況下一點都不難,因為政客們根本沒用腦想,而現實政策之所以難懂,往往是因為其因果結構蠢得太過異常。像是「積假論」的誕生,並不是因為他有什麼陰謀,也不是因為收了資本家什麼好處,而是這票人真心以為這種爛梗有道理。

發現這個事實,不免讓人沮喪,但政治本來就是這樣,你以為人家是因為擁有什麼超卓能力而坐上那個位子,其實並不是。

 

【更多報導】身價千萬的野雞車大亨,65歲淪為街友,口袋只剩7元,西門町公園上吊…「我怎麼會變成這樣?」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